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国产精品

你的位置:国产精品露脸高清 > 国产精品 > 假设亚历山大大帝成功征服印度,打到了当时的中原,战国七雄有能力击退亚历山大么

假设亚历山大大帝成功征服印度,打到了当时的中原,战国七雄有能力击退亚历山大么

发布日期:2021-10-22 09:48    点击次数:70

既然有些人连马其顿军队的组成都不知道,那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我在前面撒了谎,但是我发这个回答是因为我被一群极端分子追咬了。

一回答发现了两张图片,一张是秦的重步兵,另一张是马其顿的轻标枪兵。告诉大家,嗯,这就是两者的区别。

黑色问号脸???

然后我说,不要断章取义,把所有的信息都发过来。太好了,我是外来的奴隶,追着我要一口。

如果我们的民族自尊心需要通过这种方式获得,那只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就像韩国发明史一样,弹丸效应的狭隘性我该学吗?

不要滥用爱国主义作为你无知的挡箭牌,这是对爱国主义的污名化。自尊不应该赢得别人的尊重吗?

15年前,在网络上,在饭桌上,只要我们聊到其他国家的好,就会迎来掌声。现在反过来了。什么事?我不是在这方面碾压西方吗?牧羊犬!外国奴隶!

我想说,这些人就是那种肚子里没墨水,想逗别人笑的人。

友骑兵(河台;古希腊语:ταoι),马其顿军队的精锐骑兵部队,被认为是古代最精锐的骑兵部队之一[6]。伴侣骑兵的组成与塞萨利骑兵相似,都是当地的达官贵人。他们是马其顿重骑兵的主要组成部分。中马其顿擅长生产好马。从马其顿军队早期开始,骑兵就是一支重要的部队。在菲利普时期,对骑兵的组织和训练进行了改革,骑兵成为战斗胜利的关键。

伴骑兵分为中队(ilai),每个中队上下约200人,其中皇家中队约300人,也叫连环计。各中队由中队长(ilarch)带队,各中队的兵力来源来自马其顿特殊地区。根据Arian的记载,有Bottiaea、Anfipolis、Apollonia和Anthemus等。[7].因此,亚历山大入侵亚洲时,可能带了8个中队,共1800人,留下7个。

在前330年至前328年间,亚历山大对骑兵组织进行了组织变革。他将两个中队组成一个骑兵营,将两到三个骑兵营组成希帕奇营。这可能意味着随着东征时期的增援和重组,每个骑兵营的规模逐渐扩大,骑兵的数量也在增加。此外,亚历山大还在后期抛弃了以友军区分的骑兵组织,中队不再按地域出身挑选成员[9]。

同行骑兵的每个中队通常在战场上呈楔形阵列部署,不仅适合军事行动,而且有利于发起冲锋。楔形阵的优点是有尖点,可以撕开敌人的阵面,也让首领官成为阵面的焦点。而且这个阵型改变方向的速度比其他矩形阵型更快,所以骑手只需要跟着另一个犀利的领队军官就可以了。腓力二世可能会模仿色雷斯和西西弗斯的骑兵阵型,并将这种阵型引入到自己的骑兵队伍中,就像他从色雷斯人的菱形阵型中学到的一样[10]。

马其顿骑兵的主要武器是西摩长矛,两侧各有一个枪头。骑手还佩戴一把科皮斯弯刀(kopis)作为辅助武器。在描述同为骑兵的战斗时,骑手有一把长矛,在矮个子士兵激烈战斗时刺中敌人的胸部或面部。与敌骑兵作战时,可以用兵刃瞄准敌人上半身。如果不能一击刺穿敌人,敌人也会被冲动击倒。如果兵刃断成两半,还可以用另一端的枪头继续战斗,或者拔出砍刀,就像在格拉尼库斯河战役中,帮派骑兵的一名军官Clytus用他的砍刀杀死了敌军骑兵,救出了身处险境的亚历山大大帝[11]。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帮派骑兵是古代第一个能够发动有效冲锋的冲击骑兵,但似乎连亚历山大在使用帮派骑兵以严格的军事姿态面对敌方步兵时也非常小心。根据阿里安的记载,在希达皮斯河战役后,亚历山大与印第安部落Malli打交道时,亚历山大不敢用自己的骑兵向敌人井然有序的步兵方阵发起冲锋,直到自己的步兵到达战场,亚历山大才率领骑兵攻击敌人的侧翼。因此,这是对骑兵的一种常见的误解,认为它可以正面粉碎敌人的近距离步兵阵。在东征期间,亚历山大带着他的1800名骑兵去了亚洲。远征期间,随着马其顿援军的到来,骑兵的规模逐渐增大。在战场上,友军骑兵通常被放在整个军队的最右侧,因为这个位置是希腊军队中最光荣、最主要、最精锐的单位。亚历山大经常亲自率领友军骑兵上战场,在战斗中执行决定性的打击[12]。

在击败了福累西斯州的吕克·弗隆和奥诺马修斯之后,腓力二世成为了塞萨利联盟的执政官,这使得他能够控制整个塞萨利,并集结塞萨利骑兵,这支骑兵被认为是希腊最精锐的骑兵。虽然腓力二世死后,塞萨利人试图脱离马其顿的霸权,但亚历山大继承王位后,立即率军进入塞萨利,迫使塞萨利人放弃无血抵抗,重新回到马其顿人的控制之下。

在亚历山大东征的前半段,塞萨利重骑兵作为马其顿的盟友与马其顿军队战斗了一百年。直到第二次马其顿战争被罗马共和国击败,塞萨利联盟才再次独立。塞萨利骑兵的组织和武装力量与他们的同行骑兵相似。然而,除了和苏斯一起骑马,他们还使用较短的长矛和标枪。塞萨利骑兵以菱形阵著称,由塞萨利联盟的最高指挥官塔古斯·费莱的杰森研发。当骑兵方阵改变方向时,操作起来会更快更容易,保持队形紧密[13]。亚历山大东征之初,一共带了1800人,后续时期人数不会超过2000人。通常它们被放在左翼,承担防御敌人骑兵攻击侧翼的角色,直到右翼做出决定性的打击。由于战术原因,他们经常面对大量的敌军。比如在伊苏斯战役和高加米拉战役中,塞萨利骑兵的数量就远远高于他们的波斯军队。

攻占波斯帝国所有首都后,亚历山大在埃克巴塔姆宣布,马其顿-希腊联军攻打波斯的目标已经实现。他解散了塞萨利骑兵和其他希腊盟友,并护送他们回到自己的村庄。除了少数以雇佣兵身份加入马其顿军队并继续东征的志愿军外,他们中的一些人雇佣骑兵继续跟随亚历山大,直到一年后行进到阿姆河,亚历山大将他们送回家。

其他希腊联盟骑兵或雇佣骑兵编辑。

一些与马其顿结盟的希腊城邦,准确的说,马其顿霸权下的希腊城邦也提供了一些重骑兵,而结盟的马其顿国王也雇佣了希腊骑兵。亚历山大出发东征时,有600人,可分为五个中队(伊莱)。这些骑兵装备类似于塞萨利骑兵和伙伴骑兵,但在战场上通常以矩形队形分布。骑兵方阵纵深8个,共16排[8]。希腊骑兵不如塞萨利骑兵和马其顿骑兵强大或多才多艺。

轻装骑兵中,前哨骑兵(Prodromoi)在战前进行战场侦察,在决战中守卫两翼。除此之外,盟军还有数百名骑兵,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战术任务,使用不同的武器。在亚历山大东征期间,他从东方招募了更多的轻骑兵,甚至还雇佣了北方游牧民族的弓箭手。比如大邑的弓箭手在西达斯皮斯河战役中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哨兵骑兵编辑

哨兵骑兵由马其顿人组成,有时被称为“萨丽莎骑兵”或“枪骑兵”,因此可以看出他们有时使用的长矛比普通西斯廷骑枪更长,可能有4.2米长,可能不是重步兵使用的萨丽莎长矛。

行军时,哨兵骑兵会充当旅前的侦察兵,他们还可以陪同同队骑兵冲锋,起到保护同队骑兵侧翼的作用。高甲米拉战役后,亚历山大开始使用东方轻骑兵,哨兵骑兵的侦查任务就交给了这些东方骑兵,取而代之的是作为专职冲击骑兵。亚历山大的前哨骑兵有四个中队,每个中队有150人。

佩尼亚骑兵编辑

这支轻骑兵来自马其顿北部的部落王国皮奥里亚,在腓力二世时期被接受为马其顿的附庸,为马其顿王国提供军队。佩尼亚骑兵由佩尼亚首领率领,东征时经常部署在前哨骑兵旁边,经常在战斗中一起行动。佩尼亚骑兵的武器主要是标枪和剑。东征初期,他们有一个中队。征服埃及后,他们得到了500名皮奥尼亚人的增援。在苏萨,他们的人数是600 [15]。

大多数从色雷斯部落奥德里克斯招募的色雷斯骑兵也在行军中担任侦察任务。在战场上,他们的职能与哨兵骑兵和皮奥里亚骑兵相同,只是色雷斯骑兵负责保卫整个军队左侧的色雷斯骑兵。根据古老的传统,色雷斯骑兵在战场上以楔形队形部署。他们使用标枪和剑。在高家米拉战役中,他们有四个骑兵中队,总人数为500人[15]。

弓箭手骑兵编辑

329年前,亚历山大大帝在粟特建立了一支1000人的射箭队,他们来自不同的伊朗民族。这支部队能有效地执行侦察任务,掩护本军其他部队的行动。因为他们可以立即使用弓箭,所以他们是战场上高度机动的投射力量。在西达斯皮斯河战役中,亚历山大的弓箭手放出大量的箭雨,使印度骑兵陷入混乱,使印度的战马战车形同虚设[16]。

步兵编辑

当腓力二世控制了希腊北部所有的金矿后,使他拥有了无与伦比的金银财富,并用这些钱建立了自己的军队。腓力二世改革马其顿王国的军事制度,将部落民兵改为地方部队,这样平民和贵族就不会有太大的权力,可以互相制衡,维持稳定。地方军队以步兵哥们(Pezhetairoi)为主,规模大大扩大。友步兵以马其顿方阵作战。

菲利普和亚历山大不仅从希腊南部雇佣雇佣兵,还从其他不同部落雇佣军队充实军队。古希腊历史学家西西里的迪奥多罗斯记载,马其顿有各种盟军,从各个城邦雇佣的希腊重步兵,以及拥有良好标枪的轻步兵,如轻盾兵。光盾兵的招募范围从巴尔干半岛北部的部落到希腊,马其顿在克里特岛也有弓兵和投石机[17]。在亚历山大大帝东征的时候,他还从东方部落雇佣了一些军队,比如本杜和弗里吉亚的枪手。在亚历山大征服的最后,这些额外的部队使军队更加灵活和强大。在高甲米拉战役中,亚历山大会派出一些轻装部队来对付刀轮战车。

步兵伙伴编辑。

主要物品:步兵伙伴。

马其顿步兵的主体是重步兵。亚历山大时期,重步兵被称为Pezhetairoi,由古希腊语中的“步兵”和“巴迪”两个词组成。步兵伙伴可能是在亚历山大二世时期创建的,甚至早于亚历山大一世,当时这支部队的作战方式与希腊重步兵相同。在腓力二世继承王位后的早期,腓力率领一支约一万人的军队进攻入侵的伊利里亚人。在这场战斗中,他提到步兵伙伴是马其顿精锐步兵,有3000人,并领导战斗取得胜利。这表明步兵伙伴在亚历山大时代扮演着与盾牌护卫相同的角色,是国王的护卫队。

腓力二世在希腊城邦的霸主底比斯做了一段时间的人质,在那里他向著名的底比斯将军埃帕米诺达斯学习。epaminondas对希腊军事的创新发展无疑影响了菲利普的战术和他未来在马其顿的军事改革。有学者认为,菲利普为马其顿士兵引入萨丽莎长矛,以及由重型装备和较小盾牌组成的马其顿方阵,可能是菲利普自己发明的。然而,其他学者认为雅典的IFICRATES的改良光盾士兵确实存在,并影响了菲利普的马其顿方阵。此外,古希腊历史学家西西里的迪奥多洛斯宣称,菲利普的马其顿方阵的灵感来自荷马史诗中对长矛方阵的描述[18]。因此,在军事改革过程中,腓力二世扩军,招募马其顿农民和牧民入伍,用马其顿方阵训练,组建马其顿重步兵,被称为“步兵哥们”。前国王卫队更名为“海帕斯蒂斯泰”。由于腓力二世经常作战多年,入伍的士兵在战争和训练中非常实用,几乎成了正规的职业军人。

马其顿服兵役的最高年龄可以超过60岁,退休主要由国王决定。在腓力二世时期,步兵同伴并没有得到正规的军饷,这似乎只有在亚历山大东征时才有所改变。在第一次324奥皮斯兵变中,亚历山大指责他的士兵拿高薪,乱花钱[19]。马其顿的步兵伙伴都经过严格的演习和训练,能够展现复杂的动作。他们的能力远远超过目前大多数其他国家的士兵。比如步兵小伙伴的士兵可以摇着长矛发出声音,发出整个军装发出的声音,让敌人听到这种实战训练时害怕,士气低落。

步兵哥儿们的确切人数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亚历山大在东征出发时带了9000名步兵哥儿们,分成6辆出租车,每辆1500人。这个团的士兵来自马其顿的某个地区。步兵伙伴在战斗时聚集成密集的矩阵队形或方阵队形,营(syntagma或speira)是最小的战术单位,有256人。方阵的每一列通常有16人。德卡奇站在前排,而一个副官站在全队最后一排,另一个站在中间,以此来维持队伍中的秩序,保持阵型的紧密和完整。功能就像现代军队中的士官一样。通常方阵前三列和最后一列的士兵都是相当精锐的。根据aelianus Elianu的记载,方阵各营的指挥官理论上将站在方阵最右一列的第一排,各营将向后方增派5名人员,分别是旗手、后方指挥官、号手、传令兵和助理军官。通过视觉和听觉的方法,军事命令仍然可以在战场上的各种灰尘和噪音中有效地传达。六个营组成一个团,约有1500人,由团级指挥官(strategos)指挥。六个团组成整个方阵,由方阵长指挥[20]。

伴随步兵的主要武器是萨丽莎矛,这是一种长枪。因为萨丽莎很长,在战斗中需要两只手才能握住。古典希腊重步兵一只手使用多律长枪,左手使用大圆盾。但是,马其顿方阵不仅可以使用长矛和盾牌,还拥有双手的力量。虽然在近距离战斗中,在紧凑方阵的狭窄空空间中很难挥舞长矛,但是一个完整的方阵队形可以轻松防止敌人在近距离战斗中无法作战,因为萨丽莎长矛使前五排士兵的枪头超过了方阵的前沿,可以刺伤敌方士兵,所以相比当时的其他军队,马其顿方阵有更多的枪头可以攻击。而马其顿方阵后面的士兵举起长矛挡住敌人投射的武器,仿佛被树木遮挡。马其顿方阵士兵还会携带一把短剑作为辅助武器,在方阵崩溃时用于近距离战斗。此外,指骨的侧翼和背部脆弱,这是它的弱点[21]。

亚历山大大帝实际上并没有把方阵作为战斗中的决定性打击,而是用它们牵制住敌人,击溃敌人的精神。这时,亚历山大利用骑兵打击敌人的特定部位或暴露的侧翼。这一行动通常在敌军骑兵撤退后进行。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高加米拉战役期间,极右翼阻止波斯军队迂回,大流士的左翼骑兵前去阻止希腊军队攻击自己的骑兵后,亚历山大率领同行的骑兵像波斯军队中间的侧翼缺口一样发起冲锋,一举攻下大流士。骑兵冲锋后,是步兵盾卫队和步兵方阵。

此外,马其顿军队只搭载需求最小的补给队伍,每十个步兵配一个现役军人,因此马其顿军队的行军速度要比同时代的其他军队快得多。在一场战争中,敌人以为亚历山大几天后就会回来,但他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当亚历山大率领军队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立即投降了。这也可能是由于腓力二世经常训练军队,经常强行行军。

在方阵上,马其顿方阵本身与其他希腊城邦的重步兵方阵没有太大区别。作为希腊重步兵方阵的进化版,马其顿方阵强化了原有的装备、训练和战术。在菲利普和亚历山大时期,马其顿方阵无疑在军事技术上处于领先地位。

盾牌卫士的编辑。

胸甲和色雷斯头盔。

希帕司提是亚历山大时代的精锐步兵。在一些艰难的战役中,比如高加米拉战役,海帕斯蒂斯泰人守卫着马其顿方阵的右翼,充当着骑兵和马其顿方阵之间的弹性枢纽。亚历山大经常给他们各种各样的任务,并经常与精锐的标枪兵阿格里安部队、同行的骑兵、精锐的方阵步兵等一起行动。他们在亚历山大的围攻记录中表现突出。盾牌卫队的成员都来自马其顿,是由全国各地的平民从他们的体格和战斗技能中挑选出来的精英部队。盾牌卫队由三个奇利亚奇团组成,每个团有1000人。团的内部组织类似于步兵哥们,整个盾卫队都在一个指挥官的控制之下。

除了护盾护卫队,亚历山大还有一个私人护卫队,叫做皇家护盾护卫队(Hypaspistai Basilikoi),也被称为护盾护卫队的连环计或连环计[22][23]。锦衣卫并不隶属于普通的锦衣卫,他们才是真正的锦衣卫,而且他们的战斗方式接近国王。皇家盾卫队的人数很少,可能只有几百人,但都是由经过挑选的贵族组成。

关于护盾卫队的装备,他们可能会像传统的希腊重步兵一样武装,手持比萨丽莎短的多律长枪,拥有经典的阿斯皮斯[24]。同样的,他们还会携带一把xiphos或者kopis弯刀作为副武器,这将使他们在方阵被击破时的近距离战斗中更有优势,也使护盾卫队适合在攻城战中进行突击作战,或者执行一些特殊任务。他们的护甲会因任务不同而变化。比如亚历山大进军波斯东部时,护盾兵不得不进行高速的强行行军,在背上或崎岖地形作战时,他们只会比头盔和exomis多穿一点盔甲,以节省体力,增加机动性。但是,当近战比例较重时,比如一些攻城战或激战时,护盾卫士会佩戴亚麻胸甲或青铜胸甲,因此装备的多功能性使其成为多用途的精锐部队。此外,他们的数量一直是固定的。如果部分士兵在战斗后阵亡,重步兵方阵的经验丰富的士兵将晋升为护盾卫士,以补充不足[25]。

在亚历山大大帝统治的后期,盾牌护卫队很可能被改名为银盾,但一些现代学者认为银盾是从整个重方阵的老兵中挑选出来的。

轻步兵

挡光板编辑器

在亚历山大时期,来自马其顿北部帕尼奥阿的一个部落——阿格里安人集结军队组成光盾兵。这支阿格里安军队是马其顿轻步兵的精英。他们经常在战场上掩护右翼,并将其部署在骑兵同伴的右侧。这个职位很荣幸。几乎所有在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军队都会有他们在现场,尤其是一些需要快速行军的任务[26]。其他民族也会提供马其顿的光盾,比如很多来自色雷斯的光盾,由于色雷斯的光盾在功能上与阿格里安军队类似,所以通常由亚历山大在战场上部署到左翼。

光盾兵配备了几把标枪和剑。他们几乎不穿盔甲,但携带光盾,但有时他们有头盔。他们擅长投掷标枪,经常守卫重步兵的侧翼。轻盾兵在与敌方重步兵作战时,经常使用开放式阵型。他们可以根据个人判断向敌人投掷标枪。因为他们不穿重甲,不戴重盾,所以他们的行动不会受到束缚。他们很容易避开重步兵的冲锋。但是,他们无法承受骑兵的冲击,但在一些不适合骑兵的崎岖地形上却有优势。同样,在一些重步兵无法保持队形的地形中,轻盾兵也非常有优势[27]。

弓兵编辑

在大多数希腊城邦中,弓兵的地位并不高,当地人很少是弓箭手,通常雇佣外国弓兵人,比如西许亚的弓兵,经常被雅典军队雇佣。然而,克里特人以他们优秀的弓兵而闻名。当时,它们经常被希腊世界广泛使用。克里特岛弓兵人的弓相当结实,他们的弓箭都是用铸铜制成的又大又重的箭。因此,他们的名声传得很远很广,亚历山大自然雇佣他们加入马其顿军队。虽然其他大多数弓兵人都很轻,但克里特弓兵人非常特别,他们携带小型和青铜扁平盾牌,克里特弓箭手携带盾牌和一些盔甲,这表明他们有能力进行近距离战斗,这也是他们在佣兵界相当受欢迎的原因之一。此外,除克里特岛和弓兵外,马其顿还训练马其顿和弓兵,并从巴尔干各部落雇佣弓箭手。

武器

大多数士兵会携带一把短武器作为辅助武器。直刃短剑叫剑磷,其造型在一些工艺作品中有所描绘。或者士兵装备单刃刀,一把是kopis,一把是Makhaira。它们的形状在文献中有描述。虽然色诺芬特别将弯刀与骑兵刀联系起来,但这三种武器在步兵和骑兵中使用,并没有明显的区别[29]。

每一个同行骑兵的骑手都会手持一把三米头尾双矛头骑枪,枪柄为山茱萸制成,人称徐嗣同。枪尾还有一个矛头,意思是一旦骑枪在激烈的战斗中被击破,骑手仍然可以将枪的另一半反过来继续战斗。塞萨利骑兵和希腊骑兵的武器与同行骑兵相似,但塞萨利骑兵也可以使用标枪。在使用中,徐思通的骑枪可以用上风或下风的姿势刺出[30],这一点在《亚历山大马赛克》中可以清楚地表现出来。在马赛克画中,亚历山大大帝用较低的手握着长矛刺,而在画中,亚历山大身后的骑兵用较高的手握着长矛。此外,亚历山大时代骑兵没有携带盾牌,但后来安提阿王朝的骑兵使用了大型圆形盾牌,这可能是受凯尔特人的影响。

在方阵步兵的武备上,我们可以从《古风王朝的安菲波利斯》的军事法典中看出端倪,该法典指明了士兵在丢失装备或其他必需品时所规定的罚款。由此可知,当时马其顿方阵步兵进攻的主要武器是萨丽莎矛,辅助武器是厚背弯刀。虽然安提阿王朝的萨丽莎有六米多长,但有学者认为在腓力和亚历山大可能没有那么长。苏瑞萨矛太长,需要通过在矛尾增加尾钉来平衡,便于握持。似乎萨瑞萨中间有一个铁环,可以把长矛劈成两半方便行军,然后在战斗前组装好。不过,比丘强调,从一些考古发现来看,方阵步兵也使用了赛福斯短剑,比传统的希腊多律长枪在萨里萨更短。同样,一些数据也显示,方阵士兵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使用标枪,毕竟笨重的萨丽莎不适合攻城战或者一些特定的战斗。

盾牌护卫队可能类似于希腊盟友或希腊雇佣兵的装备,他们都装备为古典希腊重步兵,装备多学科的长矛和剑。轻步兵主要由诸侯国和盟国提供,各种巴尔干部落如阿格里安人、皮奥里亚人和色雷斯人提供轻步兵或骑兵,或两者兼而有之。传统上,轻步兵和轻盾兵都有几把标枪,在重心附近的标枪柄上有一条投掷带。这条带子缠绕在标枪的手柄上,另一端可以用ㄧ或两个手指钩住。通过腰带,标枪在投掷后飞行时会旋转,由于额外的杠杆效应,会提高标枪的准确性,增加射程。克里特岛的弓兵人在弓箭手中使用大而重的弓箭,轻骑兵也使用标枪。亚历山大雇佣的伊朗国民弓箭手使用复合弓。

头盔

事实上,希腊世界使用的所有头盔都是青铜制成的,其中一个头盔以弗里吉亚帽的形状脱颖而出,这是一种尖端向前弯曲的圆锥形帽子。这种风格的头盔也叫色雷斯头盔,它也有高耸的王冠,通常配有一个大的颧骨,上面装饰着浮雕的胡子。古典重步兵后期的卡西迪头盔也是连续使用的。这款头盔是从科林蒂安头盔发展而来的轻型版本,它有一个大小合适的护鼻和护颊。其他的是更紧凑的锥形伞帽,与当代伞帽(Pileus)风格相同。伞盔没有颊板,重步兵比较青睐[32]。

腓力二世时期的马其顿骑兵主要佩戴色雷斯人的头盔,但当他的儿子亚历山大大帝到达时,亚历山大被认为更喜欢使用视野开阔的博埃蒂安头盔作为骑兵,就像色诺芬的建议一样[33]。一顶色雷斯/弗里吉亚头盔从马其顿古都埃格的古墓遗址中被挖掘出来。特别是,它由铁制成,可供骑兵使用[34]。虽然Bo Authia头盔没有颊板,但头盔的帽沿向下延伸并呈波浪形,这使得这种复杂的形状有助于面部保护。亚历山大的马赛克画显示,骑兵同伴的头盔上有月桂环来表示他们的军衔,这可能是由绘画或金属制品制成的[35]。

亚历山大的石棺中还展示了亚历山大大帝戴着一顶漂亮的头盔,这是大力士狮子头的样式。亚历山大大帝的堂兄伊庇鲁斯·莫,罗西亚的皮罗斯国王,曾被描述为戴着一顶带有护颊板的公羊头盔。

盔甲和头盔

马其顿军队的盔甲可以说包含了希腊世界的各种盔甲目录,最常见的盔甲是亚麻胸甲。这种胸甲是由多层亚麻布粘贴而成的硬外套。它是由围绕腰板的管状件形成的,腰板通常由围绕身体的四个垂直板制成。它还有一个从背部上方的腰板连接的垫肩,分为两块分别从左右肩膀盖住,然后拉在胸前,在腰板上打洞打钉。翼子板是由亚麻或皮革制成的小条,用于保护上臂和臀部。亚麻胸甲也可以内置青铜板或秤[36]。

青铜筋胸甲在通用性上仅次于亚麻钉,主要原因是制造成本太贵。肌肉发达的胸甲是由一整块青铜板作为原件,前胸板和后胸板组成,通常有肩章,胸甲的外观会做成模拟男性身体的肌肉发育。它还将配备皮裙,以扩大保护范围[37]。在马其顿韦尔吉纳的皇家墓穴中,发现了一个用黄金装饰的、由亚麻布制成的完整的铁胸甲。同样的形态与亚历山大马赛克镶嵌图中亚历山大所穿的相似,证明当时技术上确实有铁盔甲[38]。不过也有可能这种铁胸甲主要是皇室或者地位高的人使用,而不是普通士兵。

上面提到的亚麻布胸甲或类似子宫的胸甲都被归类为胸甲,其他以kotthybos和半胸甲形式出现的保护装置出现在历史资料中。然而,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是什么样的装甲,但有理由认为它们比重型装甲更轻,防护性更低[39]。考古发现的护肢只有一种,那就是青铜胫甲,可以保护小腿。胫骨保护不仅用于重步兵,也用于重骑兵。然而,在古代资料中很少描述。然而,它却被列入了《安菲波利斯军事法典》中士兵的装备中,在马其顿的韦尔吉纳古墓中发现了一对护胫,其中一个比另一个短。

马其顿盾编辑器学者们对盾牌的大小有不同的看法[40],and??some常见的古钱币、陶器、浮雕或其他雕塑都以盾牌为主题进行装饰,就连只接受盾牌上方太阳的马其顿也有各种不同的说法。ㄧ一些学者提到古代作家asclepiodotus描述马其顿盾牌在大小和结构上不同于其他希腊盾牌。从古代文献、浮雕和几次考古发现可知,马其顿盾的直径从62厘米到74厘米不等。近年来,在马其顿共和国也发现了古代马其顿盾的碎片[41]。

马其顿方阵步兵所持盾为圆形,盾面略凸。它的外盾面铺有青铜片,内盾由木材或多层皮革结构制成,用带子将手臂固定在盾的中心。普卢塔克提到,马其顿方阵步兵的武器中携带着一个小盾牌,这可能是因为萨丽莎的长矛需要双手握住,所以盾牌被另一根带子挂在脖子上,这样左手就可以腾出手来,在帮助下从盾牌的下缘握住长矛。近年来在萨里萨和马其顿的盾牌重建表明,这种挂带有效地将矛的重量转移到肩膀上分担,使矛在战斗中可以水平握持[42]。

大约560年前,在左侧士兵盾牌的内侧可以清楚地看到科林斯双耳通气罐(Krater),在阿斯圆形盾牌的内侧有一条腰带和把手。

根据一些绘画中的史料,精锐步兵护盾卫队及其王步兵护盾阿格拉大概使用的是传统的希腊大圆盾,尺寸较大,是希腊古典重步兵的盾牌,叫阿斯圆盾,也叫阿尔戈斯圆盾。这种盾牌也是圆形的,直径比马其顿方阵还要大。它主要由木头组成,青铜片覆盖在外盾上进行加固。文献记载,阿斯圆形盾比MacChilton盾的盾面更凸,盾周围的盾边更宽。在使用中,左手伸入内护罩的带中,从而臂被固定在护罩的中心,并且手柄被设置在内护罩的侧面以帮助握持它。由于盾牌尺寸较大,传统上认为阿斯圆形盾牌不适合与需要双手使用的萨丽莎矛搭配。此外,在亚历山大时代,重骑兵没有佩戴盾牌[40],但在希腊化时代,一些骑兵开始使用这种大型圆形盾牌。

轻标枪步兵将使用盾作为盔甲,所以它被称为盾形,这是一个由柳条制成并覆盖有皮革的轻型盾牌。这种盾牌起源于色雷斯人,最初的形状是弯月形,但后来出现了圆形或椭圆形的光盾。

攻城武器[编辑]

参见塞萨利的波利多斯和佩拉的迪亚迪斯。

马其顿军队在腓力二世时期发展了自己的攻城战术,他们的攻城战术第一次有效地夺取了坚固的城市防御和重要的地方,这在攻城战争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古希腊军队缺乏攻击城市要塞的能力。以斯巴达为例。虽然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他们可以轻易地蹂躏雅典周围的领土,但他们从未占领雅典这座坚固的城市。

投影仪[编辑]

攻城战术发生巨大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希腊人开发了强大的扔石头装置来对付坚固的城市堡垒。这是由锡拉丘兹的狄奥尼修斯一世首先开发的,强大的扭转投石机在亚历山大大帝时期已经在军队中使用。扭转机采用肌腱套索或发绳,缠绕在杠杆臂上,与双臂抛石机配合使用。该机开发的力度远远大于早期的机械投射武器,如腹弩,因为弩的推力主要取决于弓材的弹性。马其顿人使用的弩有两种,小的是古希腊的射箭机(Oxybeles),大的是古希腊的投石机(Lithobolos),最大的古希腊投石机甚至可以投射重达80公斤的石头。这些机器可以向城墙上的守军发射大量子弹,在城墙上制造缺口[43]。亚历山大大帝是第一个在野战中使用这些投射机作为火炮的人,而不仅仅是在攻城战中。当他与河对岸的中亚塞西亚骑兵打交道时,亚历山大命令他的士兵用投射机在河对岸开火,以掩护其他渡河部队。大量的投石器迫使敌人撤退,这使得马其顿人成功地在对岸建立了桥头堡。

其他攻城器械[编辑]

同样,马其顿人也有能力设计和建造一座完美的攻城塔。它可以使承兵靠近城墙并进行突袭,保护士兵免受敌人投石器的攻击。此外,它的设计还可以让更多的士兵在短时间内爬上城墙,不像简单的梯子那样容易受到敌人的攻击,而且梯子也限制了爬梯子的士兵数量。

战术[编辑]

马其顿军队是最早在文献中有详细记载的军队之一,以多兵种、多兵种、大军团进行联合作战。马其顿军队的战术也随时间变化,比较简单的战术大家都知道,就是将骑兵放在军队的一翼或两翼,步兵方阵遇到敌人后,将其牵制住敌人,然后骑兵绕到敌人的侧翼或回冲锋消灭敌人。但是,也有更为精细的战术,比如高加米拉战役期间,亚历山大小心翼翼地操作自己的军队,使波斯军队过度扩张,然后用不同的团牵制敌人的打击力量,用机动部队对敌人被迫制造的薄弱点进行果断打击。

传承[编辑]

随着亚历山大大帝入侵波斯,马其顿的阿吉德军加入了许多东方部落作为附属部队,包括弓骑兵、轻骑兵、战象、弓兵等。当亚历山大从印度回到美索不达米亚时,他更加依赖东方人。亚历山大使东方贵族加入骑兵队伍,设置银盾兵,训练东方青年学习马其顿方阵的演练。他被命名为“epigoni”,这极大地引起了马其顿人的不满。甚至,亚历山大还计划改革原马其顿方阵的作战模式,试图将东方轻军引入方阵,形成一个既有打击又有投射的方阵,但随着亚历山大的戏剧性死亡,这一计划并没有在战场上实施。

323年前,当亚历山大大帝去世时,阿吉德王朝没有一个强大的成员来领导帝国,权力被亚历山大的将军们所掌握。随着帝国领土被亚历山大的这些继承者分割,虽然军队名义上仍归阿吉德王朝所有,但实际的领导者是这些继承者,他们在争夺土地时也在争取马其顿军队的支持。这一时期,后继者的军队骨干仍然是马其顿-希腊人,这无疑在组织、战术、武器和作战方法上延续了马其顿阿吉德军的方法。然而,加入许多东方军队就像波斯帝国组建了一支大规模的多民族军队,整合了东西方的作战方法。

亚历山大继承工业军队后,工业国家开始了希腊化军队,之后分别由马其顿安提阿军队、塞琉西帝国军队和托勒密王国军队延续。

注释[编辑]^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64-70.^ Bury, J.B., (1913) A History of Greece. London, p. 684.^ Lendon, J.E. (2006) Soldiers and Ghosts: A History of Battle in Classical Antiquity, Yale University Press, p. 129.^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68-69.^ Bury, J.B., (1913) A History of Greece. London, pp. 685-687.^ Diodorus Siculus, Arrian^ Arrian I.2,,I.12,,II.9^ ref="wiki.hk.wjbk.site/wiki/馬其頓阿吉德王朝陸軍#cite_ref-Connolly71_8-0">跳转至:8.0 8.1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 71.^ Ashley, J.R. (2004) The Macedonian Empire: The Era of Warfare Under Philip II and Alexander the Great, 359-323 B.C.McFarland, pp. 30-31.^ Lendon, J.E. (2006) Soldiers and Ghosts: A History of Battle in Classical Antiquity, Yale University Press, p. 98.^ Gaebel, R.E, (2004) Cavalry Operations in the Ancient Greek World,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pp. 162-164.^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 73.^ Lendon, J.E. (2006) Soldiers and Ghosts: A History of Battle in Classical Antiquity, Yale University Press, pp. 98-101.^ Ashley. p. 32-33.^ ref="wiki.hk.wjbk.site/wiki/馬其頓阿吉德王朝陸軍#cite_ref-Ashley34_15-0">跳转至:15.0 15.1 Ashley. p. 34.^ Ashley. p. 35.^ Diodorus Siculus, Vol. XV1^ Lendon, J.E. (2006) Soldiers and Ghosts: A History of Battle in Classical Antiquity, Yale University Press, p. 11.^ The Campaigns of Alexander, Arrian, VII.10^ Ashley, J.R. (2004) The Macedonian Empire: The Era of Warfare Under Philip II and Alexander the Great, 359-323 B.C, p. 39.^ Ashley, J.R. (2004) The Macedonian Empire: The Era of Warfare Under Philip II and Alexander the Great, 359-323 B.C, p. 36.^ Ellis, J. R., p. 27^ Ashley, J.R. (2004) The Macedonian Empire: The Era of Warfare Under Philip II and Alexander the Great, 359-323 B.C, pp. 39-40.^ Heckel, W. and Jones, R. (2006) Macedonian Warrior Alexander's elite infantryman, Osprey, p 41, ISBN 978-1-84176-950-9,2006^ Ashley, J.R. (2004) The Macedonian Empire: The Era of Warfare Under Philip II and Alexander the Great, 359-323 B.C, p. 40.^ Ashley, J.R. (2004) The Macedonian Empire: The Era of Warfare Under Philip II and Alexander the Great, 359-323 B.C, p. 45-46.^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48-49.^ Sekunda N. and McBride, A. (illustrator) (1986) The Ancient Greeks. Osprey Publishing, p. 45.^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 77.^ Gaebel, R.E, (2004) Cavalry Operations in the Ancient Greek World,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p. 164.^ Ashley, J.R. (2004) The Macedonian Empire: The Era of Warfare Under Philip II and Alexander the Great, 359-323 B.C, pp. 35-36.^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70.^ Anderson, J.K, (1961) Ancient Greek Horsemanship,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pp. 147- 148.^ Heckel, W. and Jones, R. (2006) Macedonian Warrior Alexander's elite infantryman, Osprey, p 61, ISBN 978-1-84176-950-9,2006^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72-73.^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 58.^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54-58.^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58-59.^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79-80.^ ref="wiki.hk.wjbk.site/wiki/馬其頓阿吉德王朝陸軍#cite_ref-ReferenceA_40-0">跳转至:40.0 40.1 Антички македонски штитови од Пелагони?а - Душко Темелкоски. 2007^ Ancient Macedonian shield found in the village of Bonche in Prilep, Republic of Macedonia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 79.^ Connolly, P. (1981) Greece and Rome at War. Macdonald Phoebus, London, pp. 279-282.^ Cummings, L.V., (2004) Alexander the Great. Grove Press p. 291.

待更新



Powered by 国产精品露脸高清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